信号员回忆列车脱轨:事发前1分钟接调度电话 晚了
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3月29日0时至12时,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, 为美国输入病例。治愈出院1例。截至3月29日12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1例,治愈出院病例16例。

截至发稿,高玮仍处于居家隔离状态。北京3月29日0时至12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治愈出院1例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,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“强化限制区”(Enhanced restricted area)字样的区域。洗手消毒后,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,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。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