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学生发疫情不当言论 苏州:若涉公职人员将处理


“我们都愿意去帮助病人,但综合权衡后,我要是不幸去世而家人还要陷入财务危机,这太令人心碎了。几乎可以肯定我将减少面对面的工作时长。”

截至当地时间29日,英国全国确诊新冠肺炎19758例,病死1237例。志村健(Daily Sports)

不过《卫报》29日报道,英国数百名医生表示,由于担心养老金政策导致工作中殉职、家人却得不到妥善补贴,他们更不愿意增加工时、甚至不愿返回疫情前线。

民间医生团体英国医生协会(DAUK)一项调查显示,超过350名受访者表示,失去因公殉职补贴(death-in-service benefits)令他们更不愿意去高危区域工作、增加工时或是返回岗位。

如果是社区医生(GP locum),只有在缴纳养老金期间殉职才能得到补贴。

周三(25日),63岁的阿迪尔·泰亚(Adil Tayar)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,成为疫情期间首位殉职的NHS系统医生。他退休后响应号召,在中部地区急诊室当志愿者。

DAUK组织者、急诊医生巴特罗登认为,那些刚刚退休又返岗、走上抗疫前线的高龄医生们,本身就属于高危人群,却被强迫离开NHS养老金系统、得不到因公殉职补贴,这是“道德上不可原谅的”。

英国卫生部上周表示,正考虑为那些防护前线的医护提供进一步援助政策,但没有下文。英国医学会(BMA)也在《金融时报》上发文,呼吁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因公殉职待遇一视同仁。

其中40人表示,基于这写理由,他们已拒绝因疫情调整工时或工作模式。

另一位医生说,他们都一次只预约上前线一周。“没有个人防护设备,没有因公殉职补贴,再加上缺少明确的领导和指导,让我觉得仿佛是自由落体一般。”